当前位置:首页 >>
联系我们
金科娱乐的游戏神话
新闻来源:中国经济网  发布日期:2017-06-30
本刊记者 杨现华/文上市刚满两年的金科娱乐(300459.SZ)对文化娱乐业务的热情早已经超过了起初的化工业务了。虽然是上市新军,可无论是收购国内手游企业杭州哲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杭州哲信”)抑或是欧洲手游运营商Outfit7,金科娱乐资本运作的手法已经日趋纯熟,而不断的并购让其市值保持在200亿元上下。与正在收购的Outfit7不同,早已并表的杭州哲信在2016年已经为金科娱乐贡献了超过1亿元的净利润。奇怪的是,这家代理商出身的手游公司,其宣称活跃用户上千万人的数款游戏,可在各大主流渠道难觅踪影。就在公司股价居高不下之际,金科娱乐的多位高管已经套现数亿元离场。难于寻觅的游戏6月22日,金科娱乐发布公告称,为了适应公司未来发展,公司简称由“金科娱乐”计划变更为“金科文化”。在2016年7月底更名不到一年之际,上市公司再次迎来“新面目”。两年前,从事氧系漂白助剂SPC生产的金科娱乐以浙江金科的名字成功上市,上市不到两个月公司就开始了并购之旅。在首次并购失败后一个月旋即开始二次并购,2016年,公司以29亿元将杭州哲信100%股权纳入麾下。杭州哲信以游戏发行为主,2016年6月并表,当月贡献营业收入3609万元,贡献净利润1769万元,虽然仅一个月,但占公司上半年合并净利润的比例已经达到23.62%。2016年全年,杭州哲信对金科娱乐更加重要。金科娱乐更名公告显示,公司游戏业务2016年实现2.94亿元的收入,占比32.82%,但其1.41亿元的营业利润已经占到了公司的57.06%。年报显示,2016年6-12月,杭州哲信实现营业收入2.94亿元,净利润1.34亿元;全年实现营业收入4.5亿元,净利润4.32亿元。给杭州哲信带来收入的还是益智类等几款游戏。与收购时不同,如今的几款主要收入游戏都已经换了新面孔,其活跃用户和付费用户都大大提升。《萌鼠窜窜窜》是杭州哲信第一大游戏收入来源,2016年其活跃用户合计1951万人,付费用户高达361万人,全年贡献收入3377万元。但就是这样一款火爆的游戏,在各大平台却难觅身影。360手机助手、腾讯应用宝和百度手机助手是第三方三大应用商店,然而在腾讯应用宝和360手机助手中根本就没有《萌鼠窜窜窜》游戏的身影,百度手机助手只有一款《萌鼠窜窜窜2》的游戏,其下载次数还不到100次。同样,在主流手机品牌的自有应用平台上,《萌鼠窜窜窜》也是不见踪迹,无论是苹果、华为还是小米、OPPO等手机自有的应用商店中,都难以发现这款游戏的任何痕迹。如果杭州哲信与移动运营商合作则可以绕开上述渠道,但在移动或者电信等运营商应用商店中仍然找不到这款游戏。金科娱乐2016年的第二大客户是北京新浪互联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贡献了5700万元的收入,其旗下运营的97973网正是游戏下载平台,既然贡献收入不菲,杭州哲信的游戏必然应该出现在97973网的平台上。可遗憾的是,《萌鼠窜窜窜》仍然毫无踪迹。这并非特例。第二大收入来源《蛇蛇大乱战》是杭州哲信宣称的自研自发产品,类似的《蛇蛇大作战》倒是在各大平台有上百万的下载量,但其开发者并不是杭州哲信,公司的《蛇蛇大乱战》并没有任何下载记录。剩余的三款游戏分别为《星际守护者》、《飓风空战队》、《恶战/最终防线》,在各大应用商店同样如此,要么不见踪迹,要么仅有屈指可数的下载量,与金科娱乐宣称的数百万付费用户有着很大的反差。在苹果应用商店中,署名为“ZheXinIT”开发者的游戏有7款,但除了一款稍有评论和下载外,其余毫无建树。那么上述5款游戏合计贡献收入1.47亿元,每款游戏的累计活跃用户都在数百万甚至千万人次以上,累计付费用户都在300万上下,这样数款火爆的游戏竟然在主流渠道找不到任何下载信息,杭州哲信是如何做到数亿元净利润的呢?游戏难觅芳踪,杭州哲信的利润水平却异常优秀。那么公司全年超过4亿元的净利润究竟从哪里来的呢?飙升的净利润2016年,杭州哲信实现营业收入4.5亿元,净利润4.32亿元。金科娱乐收购时,杭州哲信承诺2016-2018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7亿元、2.3亿元和3亿元。审计结果显示,杭州哲信2016年扣非后的净利润为1.92亿元,超额完成了业绩承诺。也就是说,在杭州哲信4.32亿元的净利润中,有2.4亿元的非经常性损益。根据金科娱乐的年报,2016年6-12月,杭州哲信实现营业收入2.94亿元,净利润为1.34亿元,即2.4亿元的非经常性损益应该大部分发生在1-5月份,否则公司下半年的净利润数额远不止于此。那么这2.4亿元的非经常性损益从哪里来的呢?金科娱乐并未在年报中予以解释。不过,在2016年5月份,公司将持有的苏州美生元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美生元”)8.6%的股权作价 2.92亿元换取帝龙文化(002247.SZ)2954万股股份,二者之间的差额2.74亿元计入2016年5月的投资收益。根据当时的收购报告书,2015年1-11月,美生元已经为杭州哲信贡献了5374万元的收入,是公司的第一大客户,贡献占比超过20%,而2013-2014年,美生元都没有进入杭州哲信的前五大客户名单,如今在金科娱乐公布的前五大客户中,美生元的身影再次消失。收购前突然成为公司单一大客户,收购后迅速消失,且杭州哲信和美生元都处于被金科娱乐和帝龙文化收购前夕,两家公司还有持股关联,这样的业绩能有多少真实性呢?收购前市值不过50亿元,如今一系列并购后市值200亿元上下,金科娱乐的运作手段堪称惊艳。于是一众高管按捺不住减持的冲动,解禁日期一经到来,纷纷辞职套现。不过对于实控人朱志刚来说,维护股价才是目前的心头大事。危险的质押2016年的6月和8月,彼时的浙江金科发布了两份董事辞职公告,共计6名董事及高管先后宣布离开原有职位。除去独立董事竺素娥和董事吴剑波之外,其余4人均系浙江金科多年来的“重臣”,持股数从几十万至数百万股不等。而此时,也正是这批股东限售股迎来解禁之时,2016年的5月15-16日,包括众多高管持股在内的浙江金科首批限售股解禁,“辞职+减持”成为这些人的选择。2016年5月16日-11月15日,包括10名自然人股东和机构股东-上虞市金创投资中心(普通合伙)(下称“上虞金创”)的11名股东合计减持了3.04亿元,后者是金科娱乐关联方高管的持股平台。金科娱乐招股书显示,上虞金创共有49名合伙人,全部是金科控股及其下属企业的中高级管理人员,合计出资4400万元。通过此次转让,上虞金创套现1.39亿元,不但收回了全部投资成本,而且获利近亿元,其还持有金科娱乐2928万股,这意味着这些账面利润随时可以变现。金科娱乐2017年一季报显示,上虞金创再度减持440万股,按照一季度平均股价计算,获利也近7000万元。根据Wind统计,包括上述高管在内的金科娱乐重要股东减持金额已经超过了8亿元,而金科娱乐自从2011年披露年报以来,归属净利润合计才不过4.35亿元,6年盈利仅半年减持金额的一半水平。进入2017年以来,金科娱乐实际控制人朱志刚和总经理王健又开始不断增持金科娱乐,截至目前,增持金额已经超过亿元。那么是朱志刚开始看好公司未来的发展了吗?从公告来看,对公司未来的信心和维护公司股价是朱志刚增持的动机。维护股价确实应该是朱志刚关心的事情之一,在手中股份悉数质押的情况下,股价的持续下跌是其所不能承受的。4月底,金科娱乐大股东金科控股将3900万股金科娱乐悉数质押。金科控股的质押日期从2016年6月至2017年4月不等。保持住目前的股价对于大股东来说非常重要,公司总经理王健和股东杭州艾泽拉思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艾泽拉思”)已经多次补充质押避免平仓,后者已经没有多余股份可以补充。如果金科娱乐股价不能维持目前的走势而掉头向下,大股东金科控股和艾泽拉思都将面临平仓危险。艾泽拉思正是杭州哲信收购时的配套融资方,其股东包括沈国军、唐越、汪峰和那英等一众名人。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