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联系我们
韩国四家娱乐公司涉中国业绩腰斩 但市值却增8000亿
新闻来源:金融界  发布日期:2017-11-01
文丨凌先静今天,估计所有的人都被宋仲基、宋慧乔这对新人的婚礼刷屏了,很多人都感叹这是《太阳的后裔》最好的结局。不知道是有意为之还是巧合,在两宋结婚的时节点上,中国给两宋、甚至是韩国送了一个大礼。今天,中国外交部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中韩双方日前通过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孔铉佑同韩国国家安保室第二次长南官杓之间的渠道等,就朝鲜半岛问题等进行了外交部门间沟通。韩国方面对这一沟通成果进行了明确的表述,即中韩两国迅速恢复在所有领域的合作。这不免让人联想到“限韩令”是否会在不久的将来松动。2016年8月份,因为韩国方面不顾中国反对强行安装萨德反导弹系统,导致中韩交流陷入“冰冻期”,韩国方面在旅游和文化娱乐行业损失惨重。尤其以CJ、SM、JYP、YG为代表的韩国四大影视娱乐上市公司 因大量业务涉及中国,而损失最为严重。这四家公司中SM、JYP、YG属于韩国艺人公司,产生出权志龙、BIGBANG等当红艺人,这些艺人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几乎在中国“消失匿迹”,经纪公司损失巨大;而CJ属于影视内容生产方,也因韩剧的限制而遭受损失。如今“萨德”危机已经过去一年多的时间,这四家公司过得怎样?遭受了多大的损失?“限韩令”松动对这四家公司意味着什么?根据文娱商业观察的分析,这四家公司的损失反映在股价和业绩两方面。在股价上大部分公司都已经从震荡期走出,股价有了明显提升;而在业绩上则相当惨淡,涉及中国方面的业务无一例外地锐减。四大公司股价增长近8000亿韩元2016年8月份,限韩令一经传出,就同时引爆了中韩两国的影视娱乐产业。因为在朴槿惠当政的时期,中韩两国处于贸易的蜜月期,各种合作层出不穷。在东亚卷起的“韩流”也深刻影响着中国大陆,出现了《浪漫满屋》《来自星星的你》《太阳的后裔》等一大批现象级电视剧和宋仲基、宋慧乔等现象级艺人。韩国“文化立国”的政策,也让韩国文化贸易对中国的依赖度大增,据悉韩国文化产业出口的比例占到70%左右,而这其中出口中国的估计有将近一半。因此消息传来最先敏感的是文化行业。尤其是以CJ、SM、JYP、YG为代表的韩国四大影视娱乐上市公司。根据娱乐资本论的测算数据,从传言开始的近三天的韩国股市,JYP跌了5.4%,市值缩水97亿,SM跌了4.8%,市值缩水314亿,CJ E&;M跌了8.99%,市值缩水2444亿,YG跌了11.98%,市值缩水760亿……加起来,一共3615亿韩元,换算成人民币 ,则是21.5亿左右。如今已经过去一年多的时间,这四大娱乐公司股价如何?有没有从限韩令中恢复元气呢?根据文娱商业观察的数据分析,这四家娱乐公司中有三家已经完全走出了限韩令的阴影,市值相比于限韩令之初反而增长了很多,比如JYP增长了2128.22亿韩元、SM增长了754.7亿韩元、CJ更是增长高达6000亿韩元;唯一长期不振的是YG,亏损约为902亿韩元。先来说一说唯一亏损的YG,在限韩令传言之初的2016年8月初,股价为3.4万韩元,其后股价一路下跌,到2017年2月份达到史上最低,为2.5万韩元,虽然历经波折但是一直没有达到2016年8月的股价, 10月29日报收2.9万韩元。从这个角度来说,YG的市值缩水了约902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3亿元。除了YG,JYP、SM和CJ娱乐就逆势上扬。以最具代表性的JYP为例,股价从最初的4940韩元每股一路增长到10月29日的1.16万韩元每股,增长幅度高达130%。如果折合成市值的话,累计增长了2128.22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2.51亿元。如果把这四个公司的增长市值相加的话,可以得到近一年多的时间它们共计增长了近80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47亿元。CJ、SM、JYP和YG涉及中国业绩集体腰斩虽然在市值上大部分韩国娱乐公司没有受影响,但是在企业财务数据上,可能影响稍微有点大。这种影响在公司整体上表现不是明显,比如YG娱乐,这是一家专注于R&;B和Hip-Hop音乐最具代表性的娱乐经纪公司,旗下艺人包括鸟叔、BIGBANG等艺人,都在中国有着极大的知名度。2017年上半年营业收入17.92亿韩元,同比减少约16.2%;净利润1.17亿韩元,相比于2016年上半年减少约15.22%。这意味着在公司层面上来说,YG娱乐2017年半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下降15%,但是具体到中国或者说亚太业务上,数据真的有点难堪。在“封杀”新闻还没出来的2016年上半年业绩报告中,其负责在中国业务的子公司YG亚洲娱乐还能实现11.67亿韩元的营业收入,净利润为4.2亿韩元。但是“封杀”一来,YG旗下的BIGBANG、权志龙等艺人很难再来中国发展,公司的业务几乎陷于停滞。如今2017年上半年仅完成营业收入567.58万韩元,净利润为亏损3.42亿韩元,两个财务数据一对比就能发现YG娱乐在中国市场的巨大损失。这次在业绩表现上来说,其他三家公司同YG的情况一模一样,都处于巨大的亏损中。JYP公司2016年上半年在中国方面的业务尚能实现14.23亿韩元的收入,7.76亿韩元的净利润;但是到2017年上半年,JYP中国的业务收入严重下降,营业收入为8.61亿韩元,净利润为4628.8万韩元;JYP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实现盈利,很大一部分在于其采用了灵活的工作室制度。据悉JYP为中国艺人王嘉尔成立个人工作室,负责打理中国业务,因此王嘉尔不但没有受到限韩令的影响,反而比以前更火了。CJ公司更多地属于内容制作公司,在限韩令的重压下很多中韩合作的项目纷纷叫停。2016年在中国的相关业务收入达到86.64亿韩元,但是亏损却达到21.42亿韩元;相应地2017年上半年营业收入31.45亿韩元,亏损高达38.90亿韩元,业绩几乎是腰斩。SM的财报 更为夸张,其中国业务大部分装在一家名为“DREAMMAKER Entertainment Ltd.”的公司内,在2016年上半年财报中单列出这家公司营业收入267.05亿韩元,净利润6.76亿韩元;但是2017年相关的数据不再列出。有业内人士指出SM上半年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EXO、东方神起和SUP等韩国组合上半年集体不出通告,SM将这些最能挣钱的艺人的活动都放在了下半年,这也是应对限韩令的一种不得已措施。
齐乐娱乐